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双彩网 > 仲裁 >

撤案决定与仲裁裁决具有相同效力属于撤裁审查范围

归档日期:06-24       文本归类:仲裁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根据《仲裁法》第五十八条、第七十条的规定,仲裁裁决存在法定撤销事由的,人民法院应将仲裁裁决撤销。对于仲裁机构作出的撤案决定是否属于撤销仲裁裁决的审查范围,现行法并未规定。本案法院认为仲裁机构实体审理后作出的撤案决定,与仲裁裁决具有相同的效力,属于法院审查撤销仲裁裁决案件的审查范围。

  当 事 人:申请人创凯(香港)有限公司;被申请人中国石化集团中原石油勘探局有限公司

  2010年,中国石化集团中原石油勘探局对外经济贸易总公司(以下简称中石化对外贸易公司)与申请人签订了编号为Z04WJ-2010-LQGXCG-CN-051-HKPE5320-PU-0058《CONTRACT》和Z04WJ-2010-LQGXCG-CN-072-HKPE5320-PU-0032《CONTRACT》的两份合同(以下简称涉案两份合同),合同约定中石化对外贸易公司购买申请人的火灾报警系统、手提式干粉灭火器、灭火器箱、消火栓等消防设备,并约定申请人为其提供技术服务。申请人已按照合同约定履行了交货和现场技术服务义务,并经中石化对外贸易公司验收确认。但中石化对外贸易公司至今尚有货款144 000美元、技术服务费42 800美元未向申请人支付。濮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油田分局的工商档案显示,中石化对外贸易公司已于2013年12月12日申请注销,其隶属机关即设立人是被申请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64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14条第一款规定,其民事责任应由被申请人承担。故申请人向贸仲提起仲裁。

  在仲裁庭审中,被申请人向仲裁庭提交了两份由中石化对外贸易公司作为甲方、中国石化集团中原石油勘探局勘察设计研究院(现更名为中石化中原石油工程设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石化工程设计公司)作为乙方、申请人作为丙方的三方《协议书》的照片,并未提交三方《协议书》原件。仲裁庭最终认定了复印件形式的三方《协议书》,作出0786号决定。

  申请人收到决定后,依据仲裁委认定的三方《协议书》以中石化工程设计公司为被申请人再次提起仲裁申请。在仲裁庭审中,中石化工程设计公司不认可上述两份三方《协议书》,向仲裁庭申请中止审理,仲裁庭依据该申请作出了程序中止函。中石化工程设计公司并向濮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确认涉案两份合同中的仲裁条款对其不发生法律效力。

  贸仲在没有依法核实两份三方《协议书》照片是否真实的情况下,即主观认定了其效力,且《协议书》中的丙方中石化工程设计公司对其也不认可,故两份三方《协议书》并不发生法律效力,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以下简称《仲裁法》)第五十八条规定,申请人提出此申请。

  本案中涉案关键证据虽然属于复印件,但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均认可其真实性,该证据不属于虚假证据,贸仲对于该证据的认定属于自由裁量权的范围,贸仲认定该证据并无不当。

  因此,申请人诉请撤销0786号决定缺乏事实根据与法律依据,请求依法驳回申请人的诉讼请求。

  2010年,中石化对外贸易公司与申请人签订了涉案两份合同。针对涉案两份合同,中石化对外贸易公司作为甲方、中石化工程设计公司作为乙方、申请人作为丙方的三方签订了两份《协议书》,主要内容为,1.中石化对外贸易公司将涉案两份合同权利和义务全部转让给中石化工程设计公司;2.中石化工程设计公司享有涉案两份合同规定的中石化对外贸易公司的全部权利并承担涉案两份合同规定的各项义务;3.创凯公司不再享有对中石化对外贸易公司的涉案合同权利。但申请人对两份《协议书》的真实性不予认可。中石化对外贸易公司已由濮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油田分局于2013年12月23日核准注销。2017年12月19日,申请人依据涉案两份合同的仲裁条款,将与被申请人因履行涉案两份合同的争议提请贸仲仲裁。

  贸仲于2018年7月11日作出0786号决定:“(一)被申请人中国石化集团中原石油勘探局非本案适格主体;(二)撤销申请人创凯(香港)有限公司和被申请人中国石化集团中原石油勘探局之间的M20180051号仲裁案,本案仲裁程序予以终止;(三)本案仲裁费为12 196美元,全部由申请人承担。申请人已经预缴仲裁费12 206美元,与本案仲裁费相冲抵后,仲裁委员会退还申请人多缴的10美元。”

  申请人2018年7月12日收到0786号决定后,于2018年11月9日以中石化工程设计公司为被申请人向贸仲提出仲裁,后中石化工程设计公司就本案涉及的仲裁协议的效力向濮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濮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12月11日受理该案,贸仲于2019年1月4日决定中止该案仲裁程序。

  本案系贸仲按仲裁程序审理创凯公司与中原公司纠纷后,以中原公司非适格主体为由,作出撤销M20180051号仲裁案,终止仲裁程序的决定。创凯公司提出撤销仲裁申请,对此本院审查的重点有以下两方面:第一是贸仲作出的决定是否属于撤销仲裁司法审查范围;第二在决定属于法院撤销仲裁司法审查范围时,该撤销理由是否符合撤销仲裁裁决的法律规定,本院是否应当支持。

  首先,贸仲作出的0786号决定从名称上并非仲裁裁决,但该决定系贸仲受理仲裁案件后,经过对相关案件事实进行审理后,适用法律作出中原公司非适格主体的认定,所以该决定书具有对案件进行实体裁决的内容,而决定撤销案件、终止仲裁程序,均对选择约定仲裁解决争议的当事人具有实体权利的影响。《仲裁法》第二十一条规定了涉案当事人符合申请仲裁的条件,该法条仅就有仲裁协议;有具体的仲裁请求和事实、理由;属于仲裁委员会的受理范围进行受理条件的规定,因此当仲裁机构通过审理查明事实,作出适格主体的决定或裁定时,无论其名称如何表述,实质内容都不是依据受理案件条件进行的审查,而是进入实体审理得出的结论。因此,本院认为该决定具有与仲裁裁决相同的效力,属于当事人可依据《仲裁法》的规定申请撤销仲裁裁决的范围。

  其次,创凯公司系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设立公司,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五百五十一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涉及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和台湾地区的民事诉讼案件,可以参照适用涉外民事诉讼程序的特别规定”,故本案属于撤销涉外仲裁裁决。《仲裁法》第七十条规定:“当事人提出证据证明涉外仲裁裁决有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八条(该法2017年修正后的第二百七十四条)第一款规定的情形之一的,经人民法院组成合议庭审查核实,裁定撤销。”《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2017年修正)第二百七十四条规定:“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仲裁机构作出的裁决,被申请人提出证据证明仲裁裁决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经人民法院组成合议庭审查核实,裁定不予执行:(一)当事人在合同中没有订有仲裁条款或者事后没有达成书面仲裁协议的;(二)被申请人没有得到指定仲裁员或者进行仲裁程序的通知,或者由于其他不属于被申请人负责的原因未能陈述意见的;(三)仲裁庭的组成或者仲裁的程序与仲裁规则不符的;(四)裁决的事项不属于仲裁协议的范围或者仲裁机构无权仲裁的。人民法院认定执行该裁决违背社会公共利益的,裁定不予执行。”

  上述规定是人民法院撤销涉外仲裁裁决的法定事由。本案中,申请人要求撤销0786号决定的理由是贸仲在没有依法核实两份《协议书》真实性的情况下,即主观认定了其效力,符合《仲裁法》第五十八条第一款第(四)项规定的情形。对此,贸仲在对案件证据进行审查后,结合当事人对证据的意见,认可了两份《协议书》的效力,并据此作出0786号决定撤销仲裁案件,终止仲裁程序,系对仲裁申请作出的实体处理。申请人针对0786号决定的实体处理内容提出了上述理由,属于对仲裁裁决的实体处理内容提出异议。关于认定事实以及是否存在伪造证据的问题,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2017年修正)第二百七十四条规定的撤销仲裁裁决的法定事由,故本院对申请人的请求不予支持。

  综上,申请人申请撤销0786号决定的理由不能成立,对其申请撤销0786号决定的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七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七十条之规定,裁定如下:驳回申请人创凯(香港)有限公司的申请。

  1、关于撤案决定。贸仲现行《仲裁规则》规定两种撤销案件的情形,一是贸仲或仲裁庭作出无管辖权决定,二是仲裁请求和仲裁反请求全部撤回。《仲裁规则》第六条第(七)项规定:“仲裁委员会或经仲裁委员会授权的仲裁庭作出无管辖权决定的,应当作出撤销案件的决定”;第四十六条第(三)项规定:“仲裁请求和反请求全部撤回的,案件可以撤销”。对于仲裁机构作出的撤案决定是否属于人民法院的司法审查范围,现行法并未规定。根据《仲裁法》第五十八条、第七十条的规定,仲裁裁决属于人民法院司法审查的对象。同时,《仲裁法》第五十一条第二款规定:“调解书与裁决书具有同等法律效力。”在“新余市中创矿业有限公司、江西地勘局赣西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申请撤销仲裁裁决特别程序民事裁定书”中【(2019)赣民特2号】,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仲裁调解与仲裁裁决均属于仲裁处理争议的方式,当事人对仲裁调解书的合法性提出异议,人民法院对此类案件应予受理,并参照申请撤销仲裁裁决的相关规定进行程序审查”。不同观点,如在“李连冬等与沈怡申请撤销仲裁裁决民事裁定书”中【(2018)京04民特541号】,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法院则认为“新旅居公司和李连冬要求本院撤销该调解书,尚缺乏明确的法律依据”。本案法院将撤案决定与仲裁裁决进行了一定程度的类比,并认为撤案决定对当事人具有实体权利的影响,是仲裁机构实体审理后得出的结论,“具有与仲裁裁决相同的效力”,进行了一定的法律续造。从行文来看,本案法院似乎认为撤销仲裁裁决环节人民法院司法审查的对象是仲裁机构实体审理后得出的“结论”,这一结论的表现形式可能是仲裁裁决,也可能是仲裁机构作出的某项实体决定。本案法院的这一认定或许具有一定的开放性。

  2、关于伪造证据。根据《仲裁法》第五十八条和《仲裁法》第七十条、《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七十四条的规定,仅国内裁决中审查证据伪造的问题,该问题不属于涉外仲裁裁决的审查范围。在国内仲裁裁决司法审查中,虽然多数意见认为证据采信、举证分配等属于仲裁庭自身的实体审理权限,但根据《仲裁法》第五十八条第一款第(四)项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仲裁裁决执行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五条的规定,仲裁庭认定案件基本事实的主要证据是伪造的,人民法院应撤销仲裁裁决。在“邹慧明等与张涛等申请撤销仲裁裁决民事裁定书”中【(2017)京02民特222号】,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五十八条第一款第(四)项的规定,本案仲裁裁决所根据的证据2015年1月1日《保证函》中吴平、邹慧明的签字是伪造的,该裁决中涉及吴平、邹慧明的裁决内容没有合理依据,本院对于中国贸仲仲裁裁决中令吴平、邹慧明对于安徽锐鑫公司所承担的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的裁决应予撤销”。

本文链接:http://masterblue.net/zhongcai/1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