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双彩网 > 仲裁 >

仲裁员与代理人一同参与培训活动不足以认定可能影响公正仲裁

归档日期:06-15       文本归类:仲裁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仲裁员回避是仲裁中的常见问题。实践中争议较多的是,如何认定《仲裁法》第三十四条第(三)项规定的“与本案当事人、代理人有其他关系,可能影响公正仲裁的”情形。从司法实践情况来看,人民法院对于“其他关系”要件的把握较为宽松,但对“可能影响公正仲裁的”这一结果性要件把握较为严格。本案例表明,人民法院的对于“可能影响公正仲裁的”持较为严格的立场。

  (一)北京仲裁委员会裁决的事项不属于仲裁协议的范围,北京仲裁委员会无权仲裁。双方之间有四份《塑料产品采购合同》,上述合同已经履行完毕,货物已经由保管人北京阳光国际货运有限公司宁波分公司(以下简称阳光公司)保管,中冶公司应当要求保管人阳光公司交付保管物,因此中冶公司申请裁决的事项不属于仲裁协议的范围,北京仲裁委员会无权仲裁。

  (二)中冶公司与阳光公司之间的《货物仓储协议》并未约定仲裁条款。中冶公司与阳光公司之间的纠纷正在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审理,因此北京仲裁委员会也无权受理该案件。

  (三)《签收函》与《收货证明》的效力相同,均能够证明群星公司已经交付货物并验收合格。

  (四)本案的一名仲裁员***曾作为培训班组织者一方的法律顾问,而中冶公司委托代理人所在的北京市****事务所在该培训班上参与授课,双方之间有合作关系,可能影响案件公正仲裁。***仲裁员应予以回避而未回避,仲裁程序违反法律规定。

  双方之间签订的四份合同第7条为仲裁条款,约定双方的争议交由北京仲裁委员会仲裁。中治公司是针对四份合同所产生的争议申请仲裁,北京仲裁委员会对本案有管辖权。另外,中冶公司与阳光公司之间的纠纷已通过其他途径解决,与本案无关。仲裁员***与北京市****事务所之间不存在利害关系,群星公司的主张没有依据。因此,法院应当驳回群星公司的申请。

  群星公司与中冶公司分别于2016年9月12日、2016年11月6日、2016年11月24日及2017年2月3日签订了四份《塑料产品采购合同》,其中第七条均约定:因本合同引起的或与本合同有关的任何争议,双方首先应当及时友好协商解决。协商不成时,均提请北京仲裁委员会按照其仲裁规则进行仲裁。仲裁裁决是终局的,对双方均有约束力。群星公司认可上述仲裁协议的效力,在仲裁期间亦未对仲裁协议的效力提出过异议。

  2017年3月24日,中冶公司向北京仲裁委员会提交《仲裁申请书》,请求就双方由上述四份《塑料产品采购合同》所产生的争议进行仲裁。

  2018年2月8日,北京仲裁委员会作出仲裁裁决,具体内容为:(一)解除申请人与被申请人之间2016年11月24日签署的HI/1608/6460-38号《塑料产品采购合同》;(二)被申请人退还申请人货款49867 071.75元;(三)被申请人向申请人支付以货款总额49867 071.75元为计算基数,自2016年12月9日起按照同期银行贷款利率计算至实际还款日的利息损失,暂计至2018年1月31日为2 756 887.21元;(四)被申请人向申请人支付申请人为解决本案争议支付的律师费15万元;(五)本案的仲裁费用863 395.96元(已由申请人全额预交),由申请人承担70%即604 377.17元,由被申请人承担30%即259 018.79元,被申请人应直接向申请人支付申请人代其垫付的仲裁费259 018.79元;(六)本案的调查取证费用6588元(已由申请人预交10000元),由申请人承担70%即4611.6元,由被申请人承担30%即1976.4元,被申请人应直接向申请人支付申请人代其垫付的调查取证费用1976.4元。本会收取调查取证费用中的剩余金额3412元由本会直接退还申请人;(七)驳回申请人其他仲裁请求。

  本院认为,本案申请人群星公司提出的撤销仲裁裁决的理由主要有四点:一、北京仲裁委员会裁决的事项不属于仲裁协议的范围,北京仲裁委员会无权仲裁;二、中冶公司与阳光公司之间的《货物仓储协议》并未约定仲裁条款。中冶公司与阳光公司之间的纠纷正在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审理,因此北京仲裁委员会也无权受理该案件;三、《签收函》与《收货证明》的效力相同,均能够证明群星公司已经交付货物并验收合格;四、本案仲裁员应予以回避而未回避,仲裁程序违反法律规定。针对群星公司提出的上述撤销仲裁裁决理由,本院分析认定如下:

  首先,群星公司对本案双方当事人之间所达成仲裁协议的效力并无异议,而仲裁协议明确“因本合同引起的或与本合同有关的任何争议均可提交仲裁”,故群星公司关于仲裁裁决事项不属于仲裁协议范围的主张不能成立。

  其次,群星公司是否已经交付货物并验收合格等事项,均属仲裁庭就仲裁案件实体内容的认定和处理,不属于法院撤销涉外仲裁裁决的法定事由,故在此本院不予审查。

  再次,仅以仲裁员与中冶公司委托代理人所在的律师事务所参与过同一次培训活动,不足以认定双方之间存在利害关系,群星公司并未提供充分有效的证据证实双方之间有直接利益往来,可能影响公正仲裁,故对群星公司提出的仲裁程序违反法律规定的主张,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群星公司提出的申请撤销仲裁裁决的理由均不能成立,对其申请撤销仲裁裁决的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六十条之规定,裁定如下:驳回群星进出口有限公司的申请。

  1、关于回避。仲裁员回避制度是仲裁的基本制度之一,旨在避免出现仲裁员徇私舞弊、枉法裁决的情况,以实现《仲裁法》第七条规定的“公平合理地解决纠纷”的目标。《仲裁法》第三十四条规定:“仲裁员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必须回避,当事人也有权提出回避申请:(一)是本案当事人或者当事人、代理人的近亲属;(二)与本案有利害关系;(三)与本案当事人、代理人有其他关系,可能影响公正仲裁的;(四)私自会见当事人、代理人,或者接受当事人、代理人的请客送礼的。”实践中存在争议的是,如何理解该条第(三)项有关“其他关系”的规定。从语义脉络上看,该项规定的“其他关系”应当是指前述第(一)项“近亲属”以外的其他关系。在“章群燕与文昌长城置业有限公司申请撤销仲裁裁决特别程序民事裁定”书【(2018)琼01民特61号】中,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其他关系是指除亲属关系或经济财产关系之外的其他关系,如朋友关系、同学关系、师生关系或上下级关系等”。需要注意的是,该条第(三)项还要求,该“其他关系”应进一步达到“可能影响公正仲裁的”程度。结合《仲裁法司法解释》第二十条违反法定程序有关“可能影响案件正确裁决”的要求一并理解,这一要求似乎应从实质层面进行理解,即在仲裁公正将可能得不到满足时,撤销仲裁裁决才的必要的。本案中,就申请人提出的“可能影响案件公正仲裁”的主张,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指出,“并未提供充分有效的证据证实双方之间有直接利益往来,可能影响公正仲裁”。显然,第二项要求是较难获得满足的。

  2、国内仲裁裁决的审查范围。通常而言,人民法院对仲裁活动进行司法监督时应秉持有限监督的原则。这一原则的体现之一就是司法审查事由的法定化,以撤销国内仲裁裁决为例,撤裁事由应仅限于《仲裁法》第五十八条规定的诸项事由。根据《仲裁法》第五十八条的规定,国内仲裁裁决的撤裁事由以程序性事项为主,实体方面仅限于“裁决所根据的证据是伪造的”和“对方当事人隐瞒了足以影响公正裁决的证据的”两项内容。在“李必录与李阔等申请撤销仲裁裁决民事裁定”书【(2019)京04民特39号】中,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指出,“审理申请撤销仲裁裁决案件,人民法院行使的是《仲裁法》所赋予的对仲裁的司法监督权力,审查范围只能依据《仲裁法》的规定,国内案件着重审查程序问题,不得针对裁决书中关于举证责任的分配、证据的认证、事实的认定等实体处理内容进行审查。对实体问题仅审查证据的真伪以及是否隐瞒了关键性证据”。本案例中,申请人主张“《签收函》与《收货证明》的效力相同,均能够证明群星公司已经交付货物并验收合格”,实质指向了仲裁庭对案件实体内容的处理,超出了《仲裁法》第五十八条规定的审查范围。

本文链接:http://masterblue.net/zhongcai/113.html